欢迎您,请 登录 或 马上註冊

增城视窗

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

从增城挂绿开始寻觅盛夏的味道 那些荔枝树下的岭南风情图

2014-5-3 07:47| 发布者: lujunfei| 查看: 1782| 评论: 0|原作者: 武丽/杨晓青

摘要: 每到周末,这里的绿道便会聚集很多前来度假的一家老小。而在荔枝成熟的季节,摘荔枝吃荔枝宴又成为来这里的最大动力,沿着绿道,压满枝头的荔枝密密麻麻铺阵开来,就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。增城有记载的荔枝种植历史已 ...
每到周末,这里的绿道便会聚集很多前来度假的一家老小。而在荔枝成熟的季节,摘荔枝吃荔枝宴又成为来这里的最大动力,沿着绿道,压满枝头的荔枝密密麻麻铺阵开来,就在你伸手可及的地方。增城有记载的荔枝种植历史已经超过1000年。早在北宋神宗熙宁年间,一位名叫张宗闵的文人就写了一本《增城荔枝谱》,里面记载增城栽种的荔枝品种就已经有100多个。

说到增城的荔枝,以挂绿为首。挂绿是荔枝最佳品种之一,因果身中间有一道绿痕而得名。挂绿的果蒂带有一绿豆般的小果粒;蒂两侧果肩隆起,带小果粒侧稍高,谓之龙头,另一边谓之凤尾。其主产地就是增城。说到增城的荔枝,就不得不提理学家、教育家湛若水

明代嘉靖年间,湛若水结束仕途生活,卸兵部尚书之职离南京取道江浙闽返乡,途经福建仙游枫亭,品尝荔枝时发现了荔中佳品,便“怀核以归”,交乡人在家乡沙贝(今新塘)四望岗培植。此种被后人称为“尚书怀”的荔枝经过一代又一代乡人的精心培育,逐渐成为岭南荔枝的良种,也使“岭南荔枝以增城沙贝所产为最”享誉四方。

清初,果农又在四望岗的尚书怀荔枝中,选育出一个品质极佳的新品种。这就是荔枝极品“挂绿”。挂绿可谓是身价最高的荔枝品种。前些年曾出现单颗天价拍卖的情形,拍卖价高达几十万,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。挂绿的高身价源自物以稀为贵。挂绿给增城留下了深深的烙印,挂绿广场、挂绿湖这些增城地标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

挂绿广场南部就种植着闻名于世的古荔树。这棵荔枝树长在被一米多宽的护城河围着的圆形土地上。树冠直径约8米,树高约6米,树上果实累累。它的外形与普通荔枝无异,然而,它有着300多年的历史,是当今世界上所有挂绿荔枝的母树。据记载,嘉庆年间因官吏勒扰,百姓不堪重负而砍光挂绿荔枝,万幸存下了县城西郊西园寺的一棵,这棵树就是如今的挂绿母树。

挂绿文化也给增城留下很多传说。相传八仙中的何仙姑是增城小楼村人。她15岁时得仙人点化,学会飞身法术。18岁时因父母将她许婚别人,何仙姑不同意,在婚礼前夕乘人不觉,飞身至罗浮山得道成仙。后因不忘家乡的荔枝佳果,常常回乡漫步荔枝园中。

某一天,何仙姑留恋西园荔枝美景,坐在树枝上编织腰带,离开时把一条绿色丝线遗留在树上,绿丝飘绕在荔枝果上,于是荔枝果上就有了一道绿线,人们就给它取名“挂绿”。如今的何仙姑家庙静静地坐落在增城小楼镇,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。外墙的青砖浸润着岁月的洗礼,承载着增城人延续了成百上千年的敬仰。

盛夏,从南到北的列车上总见人拎着大盒的荔枝,我们常常会想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到底是怎样一种念想和情感,而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的时代到今天南荔北运的高速实现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历史和传承。于是我们发现,这是一个有趣的物种,一种独特的人文。从此走入岭南荔枝园,绘制岭南荔枝地图。

世界上可能很难有一种果实,令无数文人墨客歌之颂之,齐白石对荔枝一见钟情,称之为果之先,“知果实之味,唯荔枝最美。”而且荔枝成为其画作从未中断过的题材。白居易《荔枝图序》形容它“壳如红缯,膜如紫绡,瓤肉莹白如冰雪,浆液甘酸如醴酪。”荔枝那娇滴滴的媚态跃然眼前,我想,杨贵妃爱吃荔枝定是与荔枝长相有关。

外表艳紫妖红,去其皮,则精白圆润裸露无遗。自然与杨贵妃那珠圆玉润、肤如凝脂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试想夏暑季节,同是时令佳果,贵妃以兰花之手,轻抚红云,嘶嘶声中指间已缠成一圈红丝带,露出莹白瓤肉,倏忽消失于唇红齿白间,那手的转辗之间,姿势窈窕得很,自是比那手捧一瓣西瓜,吃得满脸瓜子,多了那千种柔情万般妩媚罢,必能引得那李隆基心花怒放。

可见贵妃爱荔枝,也许是把荔枝当成了一种道具罢。而在荔枝盛产的南国荔枝湾畔,西关小姐在大屋吃荔枝,也定是这般妖娆。这些还不够。荔枝虽然在福建、广西甚至在四川亦有偶有种植,但最集中生长的地方却是岭南,而且更确切地说是北回归线附近以南,往北过了清远韶关揭阳梅州基本无栽种了。

如果我们用地图示意,岭南的荔枝成熟图每年从农历三月开始,直至农历六月,从雷州半岛、茂名开始向北,高州、广州、东莞、惠州、向东狭长地带扩张红色版图。生于南国的荔枝,又不仅仅是地图上那一片红云,作为特有的植物的存在,其实更向我们展示了荔枝林下的岭南风情画卷。

南国荔枝产地,大多有荔枝公园,荔枝湖,荔香楼,还有无数以荔枝命名的大街小巷,酒楼餐厅,可见荔枝文化已是一种岭南文化,遍地开花。荔枝湾之于广州,犹如秦淮河之于南京,西子湖之于杭州。极盛时期的荔枝湾浓缩了广州自然和人文景观的精华,记录了广州发展史上最风情的一面。荔枝湾从荔枝贡园之盛到抗战时期的败落,到今日重现“一江溪水绿,两岸荔枝红”,西关文化与荔枝文化并存;

从化,一种荔枝竟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产品——“钱岗糯米糍”,而从化也像荔枝一样承载着丰厚的文化,成为“岭南文化发祥地”之一;增城挂绿广场千年古荔,每年的品尝盛会又似乎在暗合着中国的孝道文化;萝岗香雪海藏着南宋书院精舍,让人在千年古荔树下聆听着八百年前的书声。千年古荔、古村落、南宋书院、骑楼、西关大屋、文昌庙、艇仔舟、荔枝蜜、红云宴……这就是荔枝文化,岭南风情吧!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  • 历经霜冻和吸收天地养分 生长周期长造就增
  • 增城区荔湖街的合景臻湖誉园 虚构地铁站名
  •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
  • 锚定绿色: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
  •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(纺织服装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