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,请 登录 或 马上註冊

增城视窗

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

原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怎就能边腐边升?“拒绝提拔”的官不一定是好官?

2014-11-9 06:45| 发布者: lujunfei| 查看: 614| 评论: 0|原作者: 屈正州/东南商报

摘要: 2014年10月份,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,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,历任镇党委书记、三个区“一把手”,又官至广州副市长,在新城开发、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,涉案金额 ...
2014年10月份,广州市原副市长曹鉴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,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。为官近30年的曹鉴燎,历任镇党委书记、三个区“一把手”,又官至广州副市长,在新城开发、旧城改造中滥用权力疯狂敛财,涉案金额高达近3亿元。据悉,曹鉴燎在沙河镇任党委书记期间,因镇领导位子“含金量”更高,“不愿意”提报到天河区,并通过下属让村民联名对其挽留。

从沙河镇党委书记到广州市副市长,曹鉴燎为何能“边腐边升”?他为坐地敛财曾多次“拒绝提拔”,缘何未引起有关部门怀疑?腐败分子能够在官场混迹那么多年,从镇党委书记一路升迁至广州副市长,这样的教训无疑是深刻的;早在1992年,时任沙河镇党委书记的曹鉴燎,就开始收受200万元巨额贿赂;而对曹鉴燎的质疑和举报更早已有之。

2010年冼村启动旧城改造后,怀疑背后有“猫腻”的村民多次集体举报、反映问题,但直至2013年冼村班子成员被纪检部门“一锅端”,曹鉴燎才被“拔出萝卜带出泥”。曹鉴燎怎就能“边腐边升”?反腐高压线为何难“通电”?这一系列的疑问,令我们百思不得其解。究竟是我们的考核提拔制度出现漏洞,还是当地组织部门出了问题?

这些年来,“边腐边升”、带病上岗的官员,已是屡见不鲜,甚至成一大奇观。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、编审田国良曾对上世纪80年代以来,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103个副省部级(或“享受副部级待遇”)以上领导干部的腐败案例进行剖析后发现,约有63%的案主,在作案之后仍获提拔!

进一步严肃组织纪律,切实防止“带病提拔”等问题的发生,是中央三令五申要求的组织原则和用人纪律。但是,这些年来,在很多地方,屡屡惊爆官员“带病提拔”、“带病上岗”,甚至有的官员上任几十天就迅即锒铛落马,令民众对官员提拔任用制度的公信力产生质疑。

就当前干部选拔任用的制度本身而言,一系列的规则制度似乎都很严谨严密。但显然,这些制度在一些嚣张跋扈的权力面前,成了一纸空文。更要警惕的是,在选拔任用干部过程中的“小圈子”、利益群体的相互勾结,使得一些地方的人事纪律、组织原则成为“壁上观”,致使部分腐败官员得以“边腐边升”。

尤其是,正如专家分析的,曹鉴燎的贪腐历程折射出过去有关部门选人用人标准的局限。“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背景下,部分地区在选人用人上更倾向于"经济能人",把经济增速的多少当作主要政绩,却忽视了干部的党性修养、法治素养和道德品行。”

如今,很多地方在推行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首提问责制,即在新提拔任用干部后,如果出现违规推荐提名或推荐提名失误,所提拔任用的干部出现了腐败问题,那么,首次推荐提名干部人选的领导班子主要领导或个人将被追究党纪、政纪相关责任,触犯刑律的,还将依法处理。

这样的制度可以考虑推广,将官员的选拨权严密地关进法律和制度的笼子,权力才不会生病,曹鉴燎们才能被最大限度地清除出官场。官员为“偏安一隅”坐地敛财而拒绝提拔,也再次提醒:不宜让官员在某地或某岗位“盘踞”太久。据报道,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的贪腐高官中,不少是盘踞当地多年的“官场老人”;

有些甚至就是生在本地、长在本地、仕在本地,比如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、湖北省原副省长郭有明、南京原市长季建业、广西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等落马官员。当他们十数年或数十年“深耕”于本地官场,坐地敛财又怎不会更加容易?在长达20多年的贪腐历程中,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的曹鉴燎始终不忘“按经济规律办事”,甚至为此三番五次拒绝组织提拔,对其精心经营的贪腐产业链依依不舍。

其实,曹鉴燎的经济学思维只是贪腐意识的一种表现,能够推动这种贪腐意识成为现实的,只能是权力。没有不受约束的权力,曹鉴燎的经济学思维便无从“运作”;没有不受约束的权力,便没有人愿意心甘情愿地充当他的“马仔”,他的这个贪腐江湖也就很难构建成功。曹案的警醒,令人深思。

得到提拔,大概是很多公职人员的心愿。职务得以晋升,对于个人来说,标志着职业生涯向前迈进了一步,毕竟人总是要向高处走的;对于组织而言,将被实践证明能力超群的干部提拔上来,赋予其更大的责任,对于提高公共管理和服务水平,有着积极的意义。然而,广州市天河区沙河镇原党委书记、镇长曹鉴燎居然多次拒绝上级的提拔,为此还“动员”当地村民联名将其挽留。

不是出于谦逊,更不是出于对所任职地方的热爱和眷恋,仅仅是因为在该地为官的含金量更高,敛财更容易。道破天机,着实惊煞人也。显然,这位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的原镇长,是很会用市场的眼光,来权衡所掌握权力的分量的。既然自己一挥笔,一点头,就能做成一笔回报丰厚无比的权钱交易,尽享坐地生财之利,更高的职位对他而言,又有什么吸引力?看似反常的拒绝提拔,其实另有文章。

匪夷所思的是,就是这么一个贪腐成性的官员,居然能够顺风顺水地边腐边升,历任镇党委书记、三个区“一把手”直至广州市副市长,从这个贪官的为官履历中不难体察,相关反腐机制有着明显的疏漏,有关干部选拔作用制度也存在隐患。拥有高级经济师资格的曹鉴燎,或许可称得上经济能人,但他的为官之德着实低劣,以致成为疯狂敛财近3亿元的“腐败达人”。

曹鉴燎的落马,更应予相关部门对反腐机制拾遗补阙的深刻警示。贪官“恋窝”不愿提拔,这种常人看来很反常的现象,对于徇私枉法的贪官来说,却不足为奇,因为这符合其自身的最大化利益。归根结底,无论权大权小,将一切权力的运行纳入法治轨道,并予以有效监督和制衡,才是消除拒绝提拔这种“反常”现象的根本途径。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  • 增城区根雕非遗传人吴金石的根雕世界 实力
  • 广州增城业主半价卖房 遭遇其他业主围堵讨
  • “三个度”见证广州增城交通翻天覆地 29个
  • 白江、简村、南坣、群星、城丰,“闷水”的
  • 增城区石滩镇麻车村古法酱油酿造技艺传承人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