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,请 登录 或 马上註冊

增城视窗

增城视窗 首页 资讯 观点社论 查看内容

解决职教用地难 增城的教育城并非不二选择!“孤岛式”教育有坏影响

2014-9-17 14:14| 发布者: lujunfei| 查看: 440| 评论: 0|原作者: 周云/马志海

摘要: 广州教育城一期规划5月通过了广州市规委会审议,教育城占地约30平方公里,容纳24所院校、师生近27万人。教育城建设的初衷是从根本上解决目前广州职业教育用地紧张、场地分散、发展空间受限等问题,使广州职业教育成 ...
广州教育城一期规划5月通过了广州市规委会审议,教育城占地约30平方公里,容纳24所院校、师生近27万人。教育城建设的初衷是从根本上解决目前广州职业教育用地紧张、场地分散、发展空间受限等问题,使广州职业教育成为我国南方职业教育的龙头和核心。但教育城位于远在距离中心城区数十公里的增城,将来学生的实习、社会调查、社会服务、交通以及学校的招生都会受到很大影响。

这也使得很多人为教育城的前景感到担忧,担心其会不会变成“教育孤岛”。不可否认,教学用地的问题,确实是制约职业教育发展的一大瓶颈。没有地,老师没地方办公、搞科研,学生没地方上课、实训,很多新的教育教学设备就无处安置。学校的发展就会受到限制。毋庸讳言,发展也包括经济利益层面的考虑:学校的招生规模上不去,经济效益也就难以提升。

但问题在于,解决教学用地的问题,是不是非要以在郊区办教育城这样的方式解决?首先是如何看待教育用地缺乏。教育用地与师生人数是应当有一个合适的比例,但目前各个学校教育用地紧张,主要是影响了教育教学质量的提升?还是影响了规模的扩大?我想,如果是后者,所谓的用地紧张就只是相对的,并非紧迫的。如果由于教育用地的限制,规模无法扩大,那么学校转而练内功,专注于当前规模之下,教育教学质量的提升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广州市政府主管部门,对这一问题应当有一个深入的调研,对公众有明确的交代。如果仅仅是因为扩大规模的冲动,则要谨慎。社会是否有这一需求,需要科学的、审慎的论证。十多年前,广州之所以要开办大学城,是因为广东高中毕业生的毛入学率偏低,需要大幅度提升高校的办学规模,改变这一现状。那么现在是不是还有这个需求呢?

当然对于基于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的用地需求,政府部门应该予以认真考虑和应对,想方设法予以满足,总体的原则是有利于教育教学,有利于教书育人。兴办教育城不失为一种思路,但这一思路的缺陷是明显的,最大的缺陷莫过于极大地增加了学校与师生员工的成本。这一成本除了经济成本,更重要的还有机会成本和时间成本。

比如说学生很大程度上丧失了在上学期间体验城市生活的机会,实习的机会与找工的机会也相应减少。这些,在日后他们要花更多的代价来弥补。办教育城本身就是为了教书育人,教育用地不足,是对教书育人很大的妨碍。但为了解决用地问题,就把学校搬到距离市区几十公里的地方,那么是更有利于教书育人呢?还是加大了教书育人的难度?这值得商榷。所得与成本之间,应该认真进行一下评估。

因此,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,教育用地的解决,还有没有更为合理、更为经济、更加有利于教书育人的方式呢?比如说通过对原校址的改建,增加教学用地的面积;比如说在市区更为方便的地方提供新校址,等等。当然,这些方式会面临另外一些困难,会造成另外一些损失。但我能肯定的是,这些困难和经济损失都是给政府和领导的,而不是给师生员工的。如果真正重视教育,选择由谁面对什么样的困难,是不言而喻的。

据广州本地媒体报道,占地约30平方公里,容纳24所院校、近27万人的广州教育城将在增城横空出世,这座面积相当于两个广州大学城的教育城,手笔之大令人叹为观止,实乃非政府发力不能成的壮举。闻讯后紧急查看地图,查得教育城在一个叫“朱村”的地方,离广州市政府56公里,打个的士需要185元,距离相当于从广州市政府去东莞厚街、去南沙、去顺德、去三水、去从化,这个距离是去那个想像中已经非常遥远的大学城距离的三到四倍。一个字,远!

看报道说,决策者们似乎非常乐意把这个教育城与大学城联系在一起,似乎非常得意于已经建成十年的大学城的辉煌成就,说大学城“承载了广东高等教育在规模上跨越式发展的光荣与梦想”,但也承认其“在规划布局、交通、生活服务、资源共享方面留下遗憾,并在不断提升完善”,而大学城的得失将为教育城提供镜鉴,“教育城亦将在大学城的基础上推进教育理念的更新与探索”。

其实说起大学城的得与失,可谓泾渭分明:“跨越式发展、光荣与梦想”,这些东西是可以满满地写在政绩报告里的,沉甸甸金灿灿,放进谁的档案里都可以保佑一路升迁;若是谈到“失”,那就是成千上万个老师和学生年复一年承受的了:规划本就是“胎里坏”,四面环水的环境,交通不便,师生饱受舟车劳顿之苦、生活服务配套跟不上也是可以想见的后果。

而更重要的是,有想过这种孤岛教育模式对“产品质量”的影响吗?其实早在十年前就有这方面的担忧,让这么多的大学生常年处在单调的缺少生活气息的封闭环境里,恐怕会对大学生全面均衡发展不利。现在十年过去了,能不能作为一个课题来研究一下,这种孤岛式教育会对大学生产生什么不利影响?现在,大学城还在那儿孤着,又要搞教育城了,比大学城更远、更偏、更孤绝,不知道决策者们究竟能使出什么高招来“以大学城为镜鉴”?

说来也真是奇怪,广州治堵,不少人建议把那些低端到令人发指的批发市场、把高端到高山仰止的政府部门迁出去,这样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抽空中心区的车流人流,但是有关部门充耳不闻;而把学校迁出去这事儿,干得却是无比卖力。为什么呀?因为在土财主们看来,开店做买卖才是当务之急,在政府官员看来,他们自己的出入方便才是首要考虑。至于学校,官商之间早有共识:教育就是个赔钱货,把学校赶走了,就又可以建个批发市场了!腾学校之笼换商业之鸟,此心路人皆知。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

  • 广州楼市新政雨点般落地 热门区域纷纷受到
  • 锚定绿色:广州市增城区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
  • 增城区新塘国家外贸转型升级基地(纺织服装
  • 何仙姑考究:除广东增城说之外 还有广西 福
  • 何仙姑的籍贯和成仙地点非增城区小楼镇独有
返回顶部